陆柯

一个小王子

#王者荣耀#
#德古拉伯爵刘邦x圣殿之光刘邦#
#ooc#
#少量私设#

01.
我是刘邦,圣殿骑士,效忠于伟大的圣子,守护神的威严——
当然这都是假话,我干这个只是为了吃饱饭。
不过现在的情况有点不妙,我结束工作回家,发现一个奄奄一息的人躺在我家门口。
“喂,这里不接收难民。”我抬脚踢了踢这人,这种麻烦又可疑的人离我越远越好,“要死也别死在这里。”
那人轻轻动了动,嘴里嘀咕着什么,声音很沙哑。
我俯身仔细听了一下,他说的是…
“给我血…”
脑袋里灵光一闪,我还没来得及反应,这个人就抬手勾住了我的手臂,然后晕了过去。
我花了几分钟思考现在的情形,我大概遇到了人生中第一次碰瓷。

02.
我是刘邦,我现在心情很差。
忙了一天我只想快点回家睡觉,结果一个人倒在我家门口,还晕倒在我身上,更不妙的是,这是个吸血鬼。
晚上温度很低,把他扔在外面估计活不过明早,本着乐于助人的精神,我还是把他弄进了屋。
这个人,不,应该说这只吸血鬼沉沉的昏迷着,肤色是标志性的苍白,银白色的长发散乱在床上,沾着尘土,嘴角有血痕,衣服像是被利器划破了,腰侧的剑上沾着血,唉,毫无美感。
我确定了他不会暴毙在我家里,也不会突然跳起来咬住我的动脉,就转身去拿了个绳子把他捆起来丢到沙发上。

03.
我是刘邦,和吸血鬼共处了一晚上,心情真的很复杂。
相安无事的睡了一夜,我揉揉眼,天空泛着淡淡的青白。
“…咳…咳..”沙发上的吸血鬼挪动着坐起来,声音听起来有点虚弱,“这里是?”
“我家,”困意恋恋不舍的拉扯我的意识,我含含糊糊的回答了他的问题,“昨天我回来的时候你躺在我家门口。”
那边的吸血鬼仿佛陷入了沉思,没再回话。
我闭上眼睛继续睡了一会,再醒来天已大亮了。
吸血鬼侧身倚在沙发上,听见我起身的响动,扭头看了我一眼。
我走到沙发旁边推推他:“喂,你吃什么?”
“我的名字是德古拉,”他坐直身子,勾起唇角对我笑了笑,“我只喝血。”

我感觉我的动脉很危险。
“我这里可没有血给你喝,你要是休息好了就赶紧走。”
“不走,外面危险,有人要杀我。”他调整一下姿势,整个人瘫在沙发上,完全没有传闻中吸血鬼高贵冷艳的样子,“你能不能先给我解开?我保证不喝你的血。”
我抱着手臂站在他旁边,给了他一个冷漠的表情: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“这个不重要。对了,我叫德古拉,你呢?”
“…刘邦。”
“那我现在你这住一段时间避避风头,就这么说定了。”声音里夹杂着一丝狡猾的喜悦,脸皮厚这一点,和我倒是有几分相似。
我的手已经摸上了身后架子上的佩剑,“如果我拒绝呢?”
“那你明天就会听到这样的传闻,某圣殿骑士和吸血鬼共处一室度过一夜,还玩了捆绑play。”他挑衅似的冲我扬了扬下巴,“你那把剑杀不了我。”
这一句信息量有点大,我的大脑飞速运转了一下,最后认清了一个事实——
万能的主啊,我他娘的被吸血鬼缠上了。

04.
我是刘邦,说起来你可能不信,我最近在和吸血鬼同居。
那天我没管他就出门去上班了,回来看见他歪倒在地板上,我过去探了一下鼻息,他哼哼唧唧的来了一句:“我可能是第一个饿死的吸血鬼。”
然后我就鬼使神差的连夜跑到他说的那个古堡,从那边的冰箱里把他的存粮都带回了自己家。
怎么说呢,看着他进食,也就是喝血,感觉有点微妙。
后面的一个月他一直在我家住着,我睡床他睡沙发,作为回报他帮我整理房间,一天到晚瘫在沙发上,完全没有吸血鬼的高贵美丽,他可能是个假的吸血鬼吧。
不过话说回来,我白天在教堂听着教皇啰里吧嗦,回家跟一个吸血鬼面对面吃饭,我可能也是个假的圣殿骑士。

05.
我是刘邦,我现在心里有点小惶恐,需要帮助,在线等,急。
晚上我坐在沙发上看书,他翻了一会我的书橱,有点无奈:“都几百年了,人类的书还是这么没意思。”
“你活了多久了?”
“我都不知道这是我成为吸血鬼的第几百个年头了。我刚出生那会,还没有现在这个国家,”他随便抽了一本小说,封面是穿晚礼服的妙龄少女,他点点封面对我挑挑眉,“年轻人,你都不谈恋爱的吗?”

好像被戳中了痛处?
“贵族的姑娘们太难伺候了,”我回忆了一下那些娇滴滴的小姐们,“应付不来,索性就一直没考虑。”
一双冰凉的手突然抚上我的脸,德古拉把我的脸扭过去,仔细端详了一会,像猫一样眯了眯眼睛:“那我呢,我比她们好多了吧。”
“你一个老头子还想跟小姑娘比?”我打掉他的手往旁边挪了挪,“不早了,睡觉。”
他哼哼两下,躺倒在沙发上,似乎对于我称呼他为老头子这件事感到不满。

06.
我是刘邦,好死不死,和吸血鬼同居的事被教皇发现了。
今天我休假,德古拉说在家待久了快发霉了,要出去转转,我给他找了件披风,等到太阳落山就出门。
今天教皇要接见贵客,大部分人都留在教堂那边,应该不会被我的同事发现。
一路逛到了集市,人们基本上都收工了,街上空荡荡的,只有几声高远的鸟鸣,深色的树影印在地面上,安静的夜晚。
德古拉打个哈欠,环视一下寂静的街道:“你们人类的生活现在都这么无聊?一代不如一代啊。”
这个老头子,又在跟我炫耀他活的有多久,我给了他一个白眼,“这是这个城市的中心市场,白天热闹…”我给他介绍了一下概况,他偶尔附和几句,一个圣殿骑士和一个吸血鬼并肩散步,大概是千百年头一遭。
“刘邦。”一个我再熟悉不过的声音突然砸进我的耳朵,低低的声线,带着一点笑意,“住在一起的吸血鬼就是旁边的这位吧。”
我脑袋里嗡的一下,拉起德古拉的手,一路飞奔,“快走,别回头。”
黑沉沉的夜像深不见底的海,层层的包裹,静静的绵延着,我们奔跑着,踏碎了一地的黑暗,身后的漆黑却不断的漫上来。
快走,不走会有危险,头脑里有一个声音对我叫喊着。
等我回过神的时候,我们已经回到家里了,我靠坐在门上,汗水冰冷粘腻,心脏疯狂跳动着,几乎要冲出胸腔,那边德古拉躺在沙发上,安静的像一只鹌鹑。
“如果要逃跑,”我努力调整呼吸,“我会帮你的,不过如果失败了,可不怪我。”
“现在该怎么办呢,被教皇发现了。”他翻身坐起来,慢慢走到我身边,“你受伤了,圣殿骑士。” 他的目光落在我的侧脸上。
我抬手摸了摸脸颊,一阵刺痛。
“穿过树林的时候,被树枝划伤了。没看出来你这么在意我。”他探身凑近我,唇舌贴上我脸侧的伤口,“你应该听说过很多吸血鬼的传闻吧…”
我看见他下身的凸起,和眼睛里深深的欲望。
“但你是不是没听说过吸血鬼也会发情?”他附在我的耳边,这句话轻飘飘的滑进我的耳朵, 到达我的大脑,然后砰地一声炸开了。
神他妈,吸血鬼也会发情。

07.
我是刘邦,不用说你也知道了,我,身为一个圣殿骑士,和吸血鬼发生了这样那样的关系。
早上我很早就醒了,不仅身上一丝不挂,还躺在一个吸血鬼的怀里。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,每一个细节我都记得清清楚楚....
我蹑手蹑脚的从他怀里挣脱出来,走到浴室准备洗漱一下就去上班,镜子里映出的人,身上的青紫红痕,全是证据。
出乎意料的,我不觉得讨厌。
第一次看见他,是在我家门口,算一算他在我家白吃白住已经有两个月了。
我不着边际的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,脑海里满满的全是他这段时间的种种。
“年轻人,你都不谈恋爱的吗?”
“贵族的姑娘们太难伺候了。”
….
贵族的小姐麻烦吗?确实有点。
我真的应付不来那些女孩吗?并不,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。
我有喜欢的人吗?
我有喜欢的人啊。
只不过他现在还没睡醒。

08.
我是刘邦,我在跟吸血鬼谈恋爱。
圣殿骑士已经是过去式了,我现在是无业游民,靠这个老不死的存款养活一阵子。
说实话,去辞职的时候感觉有点小爽,良心这种东西,因为我没有所以并不痛。

信仰诚可贵,爱情价更高。
出来混的,还是没良心最重要。

By 陆柯

#梦100#
#福勒斯特x公主#
#他side#

-结婚
01.
我翻阅完文献已经到了半夜,打开卧室的门,床上的人轻轻动了动。
“睡不着吗。”我解下衣服躺在她身边。
“嗯,心里还是很紧张。”她一点点靠近我,“不知道我能不能当一个合格的妻子。”
明天就是婚礼了。
了解到她的担心以后,心里被满满的爱意充斥着:“傻女人,做你自己就好了。明天还有很多事情,睡吧。”
我把她拉进怀里,娇小的身体像一只柔软的小猫,我安抚的拍拍她的后背。
她抱住我安心的闭上眼睛,没有多久就沉沉的睡着了。
....看起来真的是困极了。
[身为高贵的雪之一族,喜欢上这样的公主真是一生的失策啊。]
[但这也是一生的幸运吧。]

02.
天色刚亮起来的时候,我就已经醒了,她整个人缩在我怀里,一只手还抓着我的衣服。
清醒的时候,在我面前还是有些害羞,睡着了却一直往我的怀抱里钻。
[真是一点都没有公主的样子。]我心里这样想着,凑过去吻了她。
[如果当初走错一步,这一切就不复存在了。]
头脑里乱七八糟的想法彻底让我清醒过来,太阳升起来以后,婚礼就要开始了,然后这个女人就是我的妻子了。
今天会是美好的一天。

03.
“这个样子好看吗。”她提着裙摆,有点羞涩的对着我笑。
我走过去拿起首饰架上的项链给她戴上:“当然。”
外面纷纷落雪,她的样子就像最圣洁的天使。
“虽然有些时候会礼数不周。”
“明明是高贵的公主殿下却总是道歉。”
“雪国一直都很冰冷,但是你的存在让我感觉到温暖。”
“而且你的一举一动,都很可爱。”
不知道为什么,我对着她说出了这样一番话。
“福勒斯特先生...我...”
“来吧,婚礼就要开始了。”我牵着她的手走向礼堂,周围的宾客投来祝福的目光。
“不用太紧张,”我轻声对她说,“作为我的新娘,一定是万众瞩目的。”

04.
和贵族的先生小姐们寒暄了几句,转身就找不到她的身影了。
在礼堂里转了一圈没有看见她,我来到花园里。
她站在外面看着雪景,我走过去环住她的腰。
“不喜欢里面的气氛吗?”
“...福勒斯特先生,”她转身扑进我怀里,脸颊和耳朵泛着红晕,“能不能只看着我一个人。”
[原来是在撒娇啊。]她突如其来的主动对我来说是一个意外的收获。
我低头吻她,她不知所措的挣扎着,我坚定而温柔的加重手上的动作,把她禁锢在怀里:“这么快就要宣誓主权了吗。”
“喜欢...福勒斯特先生...”她小声的表白着,气息有些不稳。
听到了满意的回答,我抱着她避开礼堂里的人群,走向房间:“既然已经举行了婚礼,你就是我未来的妃子了。那么今晚我不会放开你了。”
...
[因为,我已经忍耐的够久了。]


-王子选举
01.
最近她很少来我这里,听执事说一直在忙些什么,每天很早出去,到傍晚才回来。
每天晚上我回到房间她通常已经睡着了,看起来非常的疲惫啊。
今天也是一样,晚餐时就没什么精神,看着书就睡着了。
[这个女人每天到底在做些什么,明天跟去看看好了。] 我把她抱到床上,盖好被子以后关上门继续去处理公务。

第二天早餐之后,她就急匆匆的出门了。
我远远的跟在她身后不远处,她在中心广场站定,向路过的行人宣传着什么。
我跟着她走了几条街道,仍然没看明白她到底在做什么。
像之前一样,今天也是傍晚她才从外面回来。

“你今天出门了吗?”
“是...是啊,出去逛了逛。”她有点慌乱的翻动着书页,逃避我的视线。
我放下手里的文件,走过去看着她的眼睛,尽量表现出很严肃的样子:"“我们是恋人吧。”
“我们...当然是恋人….”
“你每天在做什么。”她显得很不安,我握住她的手安抚着她,“告诉我吧。”
“是王子选举。”她犹豫了一下,像是下定决心一样,“我想要让福勒斯特得到第一的王冠。”

02.
王子选举的结果就在今天揭晓。
第五名。
我对这样的事情并不关心,真正让我在意的是那个为了我而努力的女人。
想到她为了我的事跑来跑去的认真模样,心情变得晴朗,会议结束以后,我回到房间里处理着今天的工作。
轻轻的脚步声响起,她推门走进来:“抱歉...打扰到你了吗。”
我停下手里的动作,对她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。
“福勒斯特先生,只拿到了第五,”她皱着眉,声音轻轻的,“真是太不甘心了,福勒斯特先生明明很优秀...”
我把她抱坐到我的腿上,她微微颤了一下,抬手环住我的脖子。
“你为了我努力的样子,非常迷人。”我吻着她柔软的嘴唇,感受到她炽热的温度,“这种东西我一点也不在乎,只要你一个人一直注视着我就好了。”












#梦王国与怎么都叫不醒的100基佬#
#OOC预警#
#成为雪国太子妃的公主x福勒斯特#
#婚后第一天#

01.
睁开眼睛的时候太阳早已升起来了,我稍微活动了一下身体,发现自己枕着福勒斯特先生的胳膊睡了一整晚。
我转过身,福勒斯特先生早已经醒了,看着我露出了一个有点懒散的笑容,银发还有些凌乱。
“你继续睡吧,今天要送别国的使者离开本国,我可能会有点忙。”福勒斯特先生抽出手臂,起身去洗漱打理,“中午和你一起吃饭。”
我缩在被子里,悄悄的看着他做事有条不紊的样子。
感觉一切都很梦幻,居然真的变成了福勒斯特先生的妻子...
我正想的入神,福勒斯特先生走到床边揉了揉我的头,他的手一直都带着冷冷的温度,但是让我觉得很安心。
“早安。”
“早安。”


02.
虽然以前也很多次一起吃饭,但以福勒斯特先生的妻子的身份和他坐在一起...还是第一次。
福勒斯特先生安静的吃着盘中的食物,使用刀叉的动作优雅自如。
有点紧张的握紧手中的刀叉,眼神不知道该落在哪里,索性盯着餐盘里的食物。
“怎么了?”福勒斯特先生停下手里的动作,探过身来。
感受到他的气息,我把头垂的更低:“我...”
“不用紧张,”他轻轻捏了捏我紧握着的手,“你现在是这个宫殿的女主人。”

03.
陪福勒斯特先生在花园里走了一会,雪国还是如初次到来时一样,四处都被冰雪覆盖着。
我一点点缩短我和福勒斯特先生之间的距离,他侧头看了我一眼,握住了我的手。
“冷吗?”福勒斯特先生解下外衣披在我身上,顺势伸出手臂揽着我。“斯诺菲丽亚的气候一直都是这样。”
“这里和第一次来的时候一样呢。”我看着花园里熟悉的景观,小声说。
福勒斯特先生轻声笑了:“是啊,从我出生起一直都是这样——”
“但是现在不一样了,”我疑惑的看着他,他顿了顿,把视线移向别处,“现在这里有你了啊。”

04.
双人床显得特别的宽敞,福勒斯特先生今晚大概也要处理公务到深夜...作为这个国家的王子,福勒斯特先生每天都很辛苦。
我把自己埋进被子里,盯着黑漆漆的窗户,胡思乱想到现在,一直睡不着。
房间的门突然打开了,福勒斯特先生走进来躺在我的身边。
我背对着福勒斯特先生,完全...不敢动。
身后一阵轻响,福勒斯特先生靠了过来,抬手搂住了我的腰。
我轻轻的颤了一下,感觉到腰上的力量加重了几分。
“怎么还没睡?”
“今天也工作到很晚呢。”我转过身抓住福勒斯特先生的手臂,微凉的温度让我觉得很安心。
福勒斯特先生把我拉进怀里:“你在等我吗?”
“福勒斯特先生...我...”想拉开一点距离却被他强硬的抱住。
“你现在已经是我的妻子了,”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耳边,“该换个称呼了。”

05.
早上好,今天的雪国太子妃也要和自家先生度过超级甜的一天。

好可爱啊*/ω\*)

一座城池:

一些关于传说中的SR和SSR的捏他。

信就输了。


干正事去

镜花难折

   “下个月廿八是公子大婚之日。”青年拘谨的站着,摇曳的烛火在墙上投下一道清癯的影子。“小生自知身份低贱,能得公子赏识自是感激不尽。”

男人听罢,放下手里的书卷,起身倒了一盏茶递过去:“坐吧。”

   “小生区区一个倌儿,微如齑尘命若蝼蚁,受不起这般厚待。”青年坐下接了茶,把杯子捏在手里,直攥的指尖发白,从袖袍里掏出来一个对玉雕,开口声音带着几分怯,“这对鸳鸯且当作给王爷的贺礼,这东西非名贵之物,不比王爷素日见的,若王爷嫌弃不要也罢。”

     男人见这玉雕通体绛红,还带着几分温热,玉料刀工皆是尚品,显然绝非低廉之物,再瞧来人身形僵硬,落座时更是不自在,心下了然:“这鸳鸯乃是佳品,劳烦你一番心意。”话语间还探手撩了撩青年耳边的一缕发,看他身形微动,脸颊通红热烫,眼角眉梢都是情意。男人轻轻笑了一声,眼神里仿佛含着一眼泉。

   “只是本王日后不会再去那倌馆,这东西你还是拿回去,兴许能换些银两。”男人眼睛里的神色慢慢冷淡下去,方才的温和转瞬尽失。

   “承蒙王爷关心,那这东西小生便拿回去了。”青年笑容温熙柔和,没有半分不满的样子。说罢收玉入怀,杯中茶水一饮而尽,眼睛泛起几丝红。

窗外夜色浓稠,带星作幕,彼时已是后夜。

     男人见他反应,心道他因得自己宠爱,故而自视过高,却也不多计较,命人带他出了府。

     翌日晨,城中倌馆头牌昨夜子时自缢房中,尸骨旁摆着一对血玉鸳鸯。

     男人算一算时间,亟亟查看昨夜青年坐过的地方,那椅面上的水迹,不多不少正是一杯茶的分量。